• 好几天混吃等死,黑白颠倒,衣服们做的比较没成就感。等一个花边等到花都谢了,于是衣服也就跟着搁置。

    本来今天零点就有点困了,那就睡吧。可正当我要睡下,楼下一个缺心眼没良心的白痴,开着一个听起来马力很足的车,在练甩尾= =疯狂甩,从路的这头冲到那头,再甩回来,这么来来回回nnnn+1次。我彻底怒了,看来又是一个不眠夜啊~~~还好有两个电视台都在放武林外传,等会去看><

    今天干脆来表一表我最爱的柜子~
    家里的柜子不少,玩具类更是多不胜数,但我独独钟情它(恶)


    就是它了。HELLO KITTY的小白柜子。虽然玻璃上的字母和图案有点土,但不影响我喜欢它。全密封的柜门,所以把自己最喜欢的,怕落灰的小玩意珍藏在里面><

     



    柜子顶上放的是某兔子(小名一车白菜)~

     


    打开就这样啦。
    顶楼是一套兔子为主题的食玩,一个自己做的羊毛小兔,原版金熊手机链,很难才入手的姆明软糖罐><

    二楼是各种“高级货”。包括我的结婚钻戒,nanette lepore香水(其实很难闻),挺贵挺好看但就是不实用的clover戒指针插,baby屋的发夹。。。。

    底楼是常用的化妆用品(娃用),消光和模型漆类不美型也放不进去。。。一个卷笔刀和半块橡皮(偶尔画画)。

     

     


    兔子食玩们。

     


    这套食玩的最可爱处,就是充斥着兔子的形象。特写一张~注意那碗面里,还有个兔子头的荷包蛋哦~

     

  • Led Mirage B4 - [nonsence=胡说八道]

    2007-08-29

    Tag:

    检视柜子,突然发现都没给跪地晓姬拍过照~想当初做的那么辛苦,又是最爱的五星机体、最爱的造型,好歹弄点图留念一下吧。


    不多废话

    题外话二回目:晚上出去散步,想了半天还是决定背上baby屋的兔子包美美吧~

    结果路上碰到只萨摩。前几天也见过,被它直接扑倒在地。今天看到又屁颠屁颠跑过去招呼人家。结果兔子包被它一口咬住,很喜欢的样子,全是口水,感觉兔子洗澡了><。。我不给,它还生气地叫。。。。我就郁闷了,我的baby兔子包啊,被一只萨摩给侮辱了T T

  • 玩娃娃好几年了,衣服也做了好几年,上日拍都1年多了。

    做衣服的初衷是买不起高级衣服,便宜的又不入眼。当然根本的根本是为了打扮娃娃~渐渐地变成专门为他人做嫁衣,家里的娃儿门逐渐变成专业模特了。。。

    有不少人建议我日拍放一套,淘宝放一套;还有劝我也发展美拍、台拍的。但我只有一双手,只是为了至少半个月出一套放日拍已经精疲力竭了,有次一个月做了4套,缓了好久都没歇过乏 ><  看看我的娃娃们穿的多寒碜就知道了,除了做模特时披挂整齐,平时都是灰头土脸地呆着。大概起码有2年没有为了自己的娃娃做件衣服了。。。

    这几日很闲,所谓良心发现,挖出一块藏了很久的日本进口花布,准备至少留个好衣服给自己吧~

    因为布很贵,当时只买了半米。挖空心思做了条连衣裙,一点布渣都没剩下= =

    给衣服想了个特土的名字:双面娇娃@@。因为可以正反穿:正面是低领高腰,有点点elegant lolita;背面是开扣,胸前打褶,PH风格。 样式不甚复杂,不过自己挺喜欢的。

    如下,改日阳光底下再拍。


    背景太乱,模糊一下~由同学看看这头发认识吗?嘿嘿~

     


    顺便贴一下某衣服~ 布料是淘宝一卖家送的PINK HOUSE原装进口,车厘子与草莓

  • 碎碎念 - [nonsence=胡说八道]

    2007-08-26

    Tag:

    一夜之间,西北风突起,秋雨骤降。

    穿了长长的家居服,手脚依然冰凉。某只猫从早上7点睡到现在,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,小动物最敏感,季节变换,就懂得以睡觉来平安过渡~

    啊啊,秋天来了~~我最爱的季节就是秋季,无奈上海的秋季来的太晚,结束的太早,享受不了几天秋高气爽。这几年在北京,一到秋天就想起郁达夫“故都的秋”里一句话:一层秋雨一层凉啊。。。

    前几天在日拍和某日网血拼一回,搞了传说中的leavers花边。这几日魂不守舍,什么也干不成,就天天琢磨到底如何一厘米一毫米毫不浪费地利用之。再一遍遍抚摩日本带回的PINK HOUSE上柔软纤细的花边,偶然发现衣服的吊牌中混了这么个牌子,更加魂牵梦萦。

     

    对于盒子的装饰越来越简,我的脑细胞都死绝了吗?

    如rev所说,想象力不够,其实她是很够的,我才不够= =

    以上~秋天真好~

  • 失败的上衣(不伦不类的丝带绣和风琴褶)
    加上
    失败的裙子(实验密拷边)
    于是等于
    不知所谓的连衣裙。。


    闭着眼也看的出我的“最最纯洁的纯洁白的白裙子”怨念又开始发作了。。。